您的位置 首页 >> 金牛座

我们看文学作品选集

来源:沈阳星座网 时间:2020年02月23日

我们看文学作品选集,习惯打开书后先看目录再看正文。编者的前言后语和为了增加读者对文本了解附上的参考数据,都可视为“余兴”。但若买来卢玮銮、郑树森主编,熊志琴编校的《沦陷时期香港文学作品选:叶灵凤、戴望舒合集》的读者,不妨先从“余兴”入手。

《作品选》中有《圣战礼赞》这一条,作者署名“丰”,刊于194 年12月11日的《大众周刊》。文章开头说:“时至今日,以谋求东亚十亿民众从英美侵略榨取中获得解放为目标的大东亚战争,在日本领导之下,其不败基础的确立,是尽人皆知的事实。……为了东亚的未来,为了中国的未来,协力日本完成这名副其实的圣战,我们责无旁贷。”

《圣战》发表在沦陷后两年的香港,如果我们不知作者的真实身份,这种“圣战论”出现在日治时代的任何地区都不足为怪。“丰”究竟是谁?看了《作品选》提供的数据我们才知道这是叶灵凤的化名。叶灵凤1925年加入创造社,中日战争爆发初期,曾在上海参加由夏衍主持的《救亡日报》工作。这样一个身份不寻常的资深文化人,居然“认贼作父”,歌颂起侵略者的“圣战”来。躲在“丰”面具后的叶先生,是否可以因此归类为“汉奸”?这真的说来话长。正因如此,《作品选》两位编者于是特别为此腾出篇幅收录了好些相关文献,好让读者据此自作主张。罗孚名下的有三篇:《凤兮凤兮叶灵凤》、《叶灵凤的地下工作和坐牢》和《叶灵凤的下半生》。

叶灵凤在香港沦陷期间,为了生活,还得靠笔耕过日子。据《作品选》列出目录所载,他经常发表的文类,是署名“白门秋生”的《书滛艳异录》。大概出于篇幅的考虑,《作品选》没有收录其中的代表作,只以“存目”交代。但从194 年4月 日发表的《小引·书痴·书滛·女身有虫》这个题目看,刊出这一辑别的文章是不会招惹什么政治风险的。且看几个篇目:《人肉嗜食史话》、《贞操带之话》、《媚男药、守宫砂、黄门天阉》、《借种的故事》和《初夜权》等。

中国文人好用笔名,越是名家,别号越多,这也可说是“不求名达于诸侯,但求苟全于乱世”心态的写照。当然,即使在升平时代,文人也有各种理由使用笔名求方便的。以叶灵凤当时的处境而言,日本人要利用他的名望做“统战”工作,不会让你一直躲在“白门秋生”的假面具后混日子,总得不时以本名“表态”一番的。他给《大众周报》写的社论因此以叶灵凤或“叶”的名下发表。《中国人之心》是一个例子,因有此一说:“为了中国的未来,为了东亚的未来,我们在协力完成大东亚战争下过程中,除了加紧认识日本之外,应该一面更加紧的认识自己。……大东亚战争清算着百年来英美对于东亚所施行的压迫和奴化政策,中国本身也该乘这机会肃清自己盲目自大的惰性倾向和苟且偷安的奴隶心理。”

收录沦陷时期香港文学作品的编辑工作,不能“大胆假设”,只合“小心求证”,理应结合了钩沉、探微、考证和引疏的“学究”功夫。编辑凡例说明了《作品选》不转录二手数据,所有选材均采自各大学图书馆的珍藏和两位编者个人的版本。上面说过中国文人爱用笔名。有些可以确认。譬如说因为我们知道“赵克臻”原是叶灵凤夫人的名字,所以不难相信出现在《大众周报》的笔名如“克臻”、“克”、“臻”、“赵克进”、“克进”等皆从赵太太的名号衍生出来。

“小心求证”的探讨,有时也会“技穷”的。两位编者翻阅沦陷时期的十多种报刊,作品中有不少署名与叶、戴二人惯用的笔名相似,作品题材与风格亦有迹可寻,“但如无任何数据可以佐证确认为二人之作,本书一概不收入。”

叶灵凤在沦陷时期的香港,靠卖“夜雨秋灯”式样的文字糊口。“表态”文章如《中国人之心》是迫于形势凑合起来的一堆符号。此外他有没有写过什么文章可让我们从字里行间触摸到他“心怀魏阙”的心迹?

1942年8月1日叶灵凤在《新东亚》的创刊号以“吞旃随笔”这个栏名发表了三篇散文:《伽利略的精神》、《火线下的“火线下”》、《完壁的藏书票》。正如罗孚先生在《凤兮凤兮叶灵凤》一文所说,如果没有“对香港文学有切实研究的小思”(卢玮銮教授)给我们解读,单从内容看,这三篇随笔谅也不会引人另眼相看。

“吞旃”一词已是非“一般读者”所能消化的典故。据罗孚引小思文所说,“吞旃”典出《汉书》卷五十四《李广苏建传》。“匈奴单于为了迫降苏武,把他幽禁起来, 绝不饮食,天雨雪,武啮雪,与旃毛并咽之。 据颜师古注: 咽,吞也。 ”罗孚随后补充说这教人想起当年流行的一首歌唱苏武的歌谣:“渴饮雪,饥吞毡,牧羊北海边。”“旃”同“毡”,是毛织物,可见苏武每日吞的是毛织物,住“旃”搭成的穹庐。

《吞旃随笔》栏名下还有屈原《九歌·湘夫人》四句:“鸟何萃兮苹中,罾何为兮木上,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卢玮銮引王逸《楚辞章句》解说:“首两句是鸟当集木颠,却在中;罾当在水中,却在木上,是 所愿不得失其所也 。后两句是心有所思而不敢言,含义就更明显了。”

日本人有深厚的汉学传统。要是《吞旃随笔》落在他们手中,叶灵凤引《湘夫人》的句子,特别是“思公子兮未敢言”,这种隐喻是绝不会难倒他们的。故国神游,秋水望穿的“公子”却迟迟不现身,怎不教人神伤的“心怀魏阙”心态,昭然欲揭。

(实习编辑:李万欣)

莱芜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宁波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江门治疗龟头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
沈阳星座网